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台灣民主國」誕生

右圖:台灣民主國的國號雖以「民主」為訴求, 但「藍地黃虎」圖案的國旗 ,仍流露出濃厚的傳統帝王思想。左圖:專賣局「虎骨酒」商標運用了民主國國旗中的老虎圖案。
1895年今日(5月25日;光緒 21 年五月初二),「台灣民主國」誕生。

1894年,日本啟釁的「甲午戰爭」爆發,清朝戰敗,1895年4月17日,兩國簽訂「馬關條約」,台灣在此條約被割讓與日本,消息傳至台灣,民眾莫不義憤填膺,自己血汗開拓的田園,竟被充當戰爭祭品,保家護土之責,使大家議組抗倭政府,紳民推舉台灣巡撫唐景崧為「台灣民主國」大總統,建號「永清」。

5月25日,眾以銀鐫「國璽」──「民主國之寶印」一方,置於四角香輿中,由16名秀才肩送,藍地黃虎「國旗」為前導,浩浩蕩蕩以鼓樂恭送到撫署,唐景崧身著朝服,兩跪六叩首,北面受任,復向闕九叩首,大哭成禮。亞洲第一個「民主國」於焉誕生,砲台升虎旗,放禮砲21響,各國駐台洋商兵艦,亦鳴砲慶賀。

割台之後,首先力主自立抗戰的是丘逢甲,而倡議民主政體的是副將陳秀同,陳秀同早年留法習海軍,曾任巴黎中國使館參贊,對於法國民主政體頗為心儀,「台灣民主國」這個「國體」就是他擬出來的。

「考公法讓地為紳士不允,其約遂廢,海邦有案有援。」那時,大家仍懸一線希望,期盼各國會以國際公法,從公論斷,然而並未獲得西方各國支持。

5月29日,日軍登陸鹽寮,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近衛師團,準備由北而南武力接收台灣。當時北台灣主要港口是滬尾(淡水),但因日軍無法掌握台灣民主國在淡水部署多少兵力,便在鹽寮登陸。6月1日起 三天內,日軍翻山越嶺取道雙溪,一路攻陷瑞芳、基隆。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送報伕的「配達」

光復初期《送報伕》書影,為1936年胡風的譯本。
1932年今日(5月19日),楊逵第一篇小說〈新聞配達夫〉在《台灣新民報》開始連載。

楊逵的〈送報伕〉由主持新民報文藝欄的「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經手發表,並建議本名楊貴的他使用「楊逵」之名,有人說:賴和「好像是送報伕的助產士」。但是連載至5月27日,郤遭查禁處分,未能刊畢全文,因此又有賴和「只是給接生了一半」的說法。

〈送報伕〉在台灣本島「接生」雖沒有成功,但並未夭折;二年後,在內地(日本)「落地」,於ナクカ社發行的1934年10月號《文學評論》,刊載全文,但是該雜誌禁止在台灣發售流通。

1936年,中國左翼作家胡風將日文的〈新聞配達夫〉翻譯成中文「送報伕」,揭載於上海的《世界知識》,以後又被收錄於《山靈──朝鮮台灣小說集》和魯迅主編的《世界弱小民族小說集》,但是這些書還是不能進入台灣銷售,所以「島內同胞應該都尚未看過」。然而,〈送報伕〉郤流傳於抗日時期的中國大陸及南洋等地。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鵝鑾鼻燈塔

右圖:1878年「全台前後山輿圖」中的鵝鑾鼻燈塔(紅圈),註記為「石塔鐙」。左圖:在台的日本知名畫家鹽月桃甫所繪的鵝鑾鼻燈塔地景風情,為1935年台灣總督府發行的始政40年紀念明信片之一。
1898年今日(5月10日),整修後的鵝鑾鼻燈塔啟用。

鵝鑾鼻燈塔的興建,肇因於1867年的「羅發號事件」,美國船隻「羅發號(ROVER)」在台灣南端七星岩觸礁沉沒,在附近登陸的生還人員為先住民所殺,引起外交糾紛,美艦遠征該地,但不敵善於利用地勢的先住民痛擊而撤退。

美軍受挫,郤不肯就此罷休,恫嚇將再調大軍報復。清廷見事態嚴重,乃嚴飭台灣鎮總兵劉明燈與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Le Gendre)商討善後事宜,以「實質的和平」解決此事件。「鵝鑾鼻燈塔」經由清廷海關客卿赫德(Robert Hart)籌建,亦即是「羅發號事件」的善後工作之一,旨在保護航行台灣南端附近船隻的安全。

1882年,鵝鑾鼻燈塔與周遭設施開始興建,翌年落成啟用,花費了二十萬兩(另一說為40萬兩),時稱「東洋第一」,當時西方人士通稱「南岬燈塔」;打狗(高雄舊名)燈塔亦同時興建。大約在1885年,鵝鑾鼻燈塔與島內各海關開始實施氣象觀測。

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

日本時代的台北市役所

1938年版《觀光 の台北》宣傳冊上的台北市役所,當時尚未完工,時值戰爭年代,外牆面磚在1939年決定施用國防保護色的褐色。
1941年今日(5月9日),新建的台北市役所市政大樓(今行政院)舉行落成典禮。

1920年,台北設市,當年地方行政制度變更,全台分設五州二廳,台北、台中、台南設市,市制於10月1日起實施,該日遂成為三市的市制實施紀念日,歷年都舉行相關活動。

台北市役所(市政府)的辦公廳,先是在台北州廳附近蓋木造平房,並改裝水道事務所,都是屬於暫時性的建物,又借用部分城北小學校(1922年改町制後此區為樺山町,遂更名為樺山小學校)校舍,市政集會活動時,借用小學講堂(禮堂)。

隨著台北市人口的增長,市政事務增加,數次增建,但仍不敷使用。市役所位置並非在當時台北市區的中心,低矮的軍營式木造平房,不敵盛夏暑熱,學童課間作息也易影響辦公效率,再加上日本國內城市許多都已興建壯觀的市役所,日人輿論不時批評低矮、侷促的台北市役所,猶如「島都之恥」,呼籲遷地興建氣派、體面的辦公大樓,以符合「島都」台北的門面。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日本時代的台北市公車

1938年台北市城內、城西的公車路線圖,紅色實線為市公車,紅色虛線為民營公車,黑色虛線為局營公車(總督府交通局經營之長程巴士)。
1930年今日(5月1日),台北市市營公車開業。

台北市區大眾交通系統計畫,最早在1900年代前期日人在新店溪上游開發水力發電時,即已倡建市內電車。

1905年,台灣第一座水力發電所──龜山發電所完工,之後又興建小粗坑第二發電所,1907年,日人資本家爭設台北電氣鐵道會社,但未獲許可。另一方面,鐵道淡水線亦有改為電鐵之議,因電力供應問題而未果。此後,隨著台北市區的發展,電車的鋪設與官營民營等問題隔幾年就浮上檯面,多年懸而未決。

公共汽車方面,1913年1月,日人高松豐次郎以兩輛福特汽車,開始經營台北市區到市郊圓山、士林、北投之間的公共汽車業務,是台灣交通史上的第一條汽車客運,市區到圓山要25錢,票價昂貴。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三井物產台北支店落成

1930年代台北市表町通(今館前路)明信片,三井物產台北支店的塔樓,和總督府博物館的中央圓頂,相映成趣(在一些明信片版本,三井物產支店的塔樓為綠色)。
1922年今日(4月30日),座落於台北表町的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台北支店舉行落成典禮。

三井物產是日本大財閥,在日本時代台灣投資開發樟腦、茶、糖、礦等農林資源,並掌控重要物產、物資之貿易,其在台商貿機構最早是於1897年1月在大稻埕港邊街(今民生西路底一帶)向大稻埕巨賈李春生租用曾是德國領事館的洋樓,設立出張所。同年10月,改設為支店,即「三井物產會社台北支店」。

1898年,支店遷至建昌後街(今西寧北路底一帶),不久即計畫在港邊街興建新的支店,於1899年9月完工,這幢花費3萬5千元的洋樓,非常氣派,時稱「輪奐宏壯,台北第一」。

1909年,三井改組,旗下分立三井物產株式會社、三井合名株式會社、株式會社三井銀行等事業,後來逐漸擴張眾多直系、旁系公司,其中,三井物產、三井合名是「三井王國」在台灣的主力部隊(1940年,又合併為「三井物產株式會社」)。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台北鐵道新店線通車

左圖:約1930年代全台漢人之大陸原鄉籍貫分布圖(局部),簡易標示了萬華-新店鐵路、從景美岔出連結十五份煤礦、深坑、石碇等輕便鐵道。地圖上以不同顏色表示原鄉,淺綠色代表安溪人,綠色為漳州人,淺黃綠色為同安人,深黃綠色為三邑(南安、惠安、晉江)人。右圖:1967年台北市全圖上已拆除的新店線鐵路舊跡(虛線),圖上這路段後來闢建了汀洲路。
1921年今日(4月17日),萬華至新店的鐵路舉行通車典禮。

台灣鐵道主幹線為官營,私設鐵道多在中南部糖廠所設的運蔗鐵路,從縱貫鐵路萬華車站往東南方向延伸到新店的鐵路,是由台北鐵道株式會社所經營。

台北到新店的現代化交通運輸,早在1896年日據之初,即有日人發起創立「台北鐵道會社」,擬建新店線和淡水線鐵路,新店線計畫從台北車站起至公館、景尾(景美舊名)、新店,藉以運輸文山堡地區的茶和煤礦。後因資金募集困難,於1899年被取消創立認可。淡水線後來改官營,於1901年通車。

1907年,當時包辦台灣各地最多營建業務的營建商「澤井組」承攬屈尺發電所(小粗坑水力發電所)工程,為便於運輸建材,興建從南門經古亭庄、公館街、景尾、新店到屈尺的輕便鐵道(又稱「軌道」,即手押台車),最初是該工程運輸專用。1908年10月開放一般客貨營業。

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台灣勸業共進會

「台灣勸業共進會」以日人視為「宏狀之雄、輪奐之美,見稱亞東第一」的台灣總督府為第一會場,圖為紀念明信片。
1916年今日(4月10日),日據前期最盛大、最具代表性的展覽會──「台灣勸業共進會」開幕。

時值日本治台第21年,漢人武裝抗日已成遙遠的過去,原住民的激烈反抗也在砲火下大致平息;1900年代中期以後台灣成為日本企業家投資的新天地,產業突飛猛進,台灣做為日本帝國的南進基地,實力更為雄厚。儘管前一年1915年台灣總督府已在台北舉辦為期五天、稍具規模的始政20年紀念展覽會,但為了大肆展示治台20年的成果,彰顯日本帝國南進的國策,仍以百萬元巨資籌辦這場做為「本島始政二十周年紀念共進會」的「台灣勸業共進會」。

除了台灣本島之外,台灣勸業共進會的參展地區還有日本國內及朝鮮、關東州,南亞、南洋等地也受邀參展,包括中國華南地區、菲律賓、暹邏(今泰國)、緬甸、英領印度、法領安南(今越南)、荷領印尼、婆羅洲、英領麻六甲海峽殖民地、日本委任統治的南洋島嶼等,可說是小規模的國際展覽會。

4月10日上午十一時,在第一會場即大致已完工的總督府(今總統府)大廳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塑像下,由安東貞美總督舉行「開館式」,宣布共進會開幕,數百名官紳與會。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襯衫中的王牌」否司脫襯衫

1960、70年代台北市公車開放民營,業者各自發行票證,硬紙製成的公車回數票背面,成了各式廣告的小舞台,從零食、飲料、衣飾,到藥品、電影……等等,不一而足,可說是昔日庶民生活風貌的縮影,這個標榜「震撼世界產品,襯衫中的王牌」的否司脫襯衫廣告,係1975年欣欣客運回數票背面的廣告。

否司脫襯衫為南華內衣廠出品,南華內衣和新光標準內衣廠(出品「司麥脫Smart襯衫)、遠東織造(遠東紡織前身;出品「洋房牌」)一樣,原為江浙地區的公司,後隨國府遷台。

南華內衣董事長徐偉峰為商界聞人,推出的「否司脫」襯衫,為1950、60年代的高級襯衫,1958年首創發行襯衫禮卷,圖案華麗的彩色錦盒,包裝非常精美,「否司脫FIRST」、1的商標圖案,可說是深入人心,因為是高級品,還曾發生不肖業者仿冒商標的情形。

2017年3月30日 星期四

「台灣癩病之父」戴仁壽與樂山園

「樂山園」落成典禮紀念照,前排左四為戴仁壽。
1934年今日(3月30日),戴仁壽(Dr. Gorge Gushue Taylor,1883-1954)奔走籌設多年的八里「樂山園」痲瘋病療養院(今樂山教養院)舉行落成典禮。

痲瘋病(癩病),早年被視為天譴之病,病患被視為「不可接觸」之人,人人避而遠之。1736年,彰化知縣秦士望在邑內建「養濟院」(今台中仁愛之家前身)於東門外八卦山下,收養痲瘋殘疾之人。1872年,馬偕博士亦在其日記中有「痲瘋患者求診」的記述;近代對此惡疾盡力最多、貢獻最久的是戴仁壽博士所創設的八里「樂山園」。

戴仁壽,加拿大人,1911年底,奉英國基督教長老教會派任,他和夫人在台南新樓醫院工作,因接觸到痲瘋病例,而決心獻身此醫療;1917年,彰化基督教醫院亦開始診治痲瘋病患者。

1919年,戴仁壽夫婦返英,1924年初(另一說為1923年)夫婦倆再度來台,特別攜帶了24瓶大風子油,準備治療痲瘋患者。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野島銀藏飛行表演

野島銀藏駕機飛行在台北上空的情景,紀念戳為「カーチス式台灣飛行大會紀念」。
1914年今日(3月21日),日人野島銀藏駕著美國製卡幾司(カーチス)推進型複葉機「隼鷹號」,在古亭庄練兵場(今青年公園)展開飛行表演,揭開了台灣航空史的序幕,是台灣人首度目睹被視為「新文明利器」的飛機翱翔於天空。

當時歐美各國重視飛行技術與研發,各地常有飛行大會,在台的日人官紳遂發起組織飛行大會,邀請1914年初從美國返日的飛行家幾原知重來台,但幾原知重因為生病,便改由同樣在美國學習飛行技術的野島銀藏上陣,並借用幾原知重的飛機,連同數名助手,搭船來台。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台灣藝術研究會與福爾摩莎雜誌

「台灣藝術研究會」成員合影與《福爾摩沙》雜誌第二號封面,封面設計者為吳坤煌。這份文藝刊物表明「我們必須從文藝來創造真正的『華麗之島』。」
1932年今日(3月20日),「台灣藝術研究會」在東京成立,主要成員有蘇維熊、王白淵、吳坤煌、施學習、張文環、巫永福、魏上春等人。

台灣藝術研究會「以圖台灣文學及藝術的向上為目的」,其緣起為台灣留日學生所組成的「台灣學術研究會」,而為了推展「以文化形體,使民眾理解民族革命」,該會於1931年3月另組「台灣人文化圈」(Taiwanese Culturel Circle),並設置文字、美術、演劇、音樂和出版五大部門。

「台灣人文化圈」決定發刊「文化消息」,做為工作的開始,推派吳坤煌擔任主編。這一份文化圈的「通訊」取名為:「台灣文藝」,於1931年8月13日創刊,只印了二十本。

不久,由於同仁葉秋水參加了「反帝遊行」被捕,累及林兌、吳坤煌、張文環、張麗旭和王白淵等人受檢舉人獄,「台灣人文化圈」乃被迫解散,所發行的「文化通訊」也因此出版了一期就不得不停刊。

被視為「日本左翼文化聯盟」系統的「台灣人文化圈」同仁,他們的牢獄之災,不算太長,因此並沒有被「嚇到」,有人反而引以為「榮」呢。

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台灣第一本中文白話文學雜誌

《人人》雜誌的告別號,這本小刊物的宣言之一,列有「人人是以人人為本位,沒有鶴立雞群的宗旨。」
台灣第一本中文白話文學雜誌──《人人》,創刊於1925年今日(3月11日),創辦人為楊雲萍和江夢筆;這本雜誌的創刊號,不另約稿,十多頁的內容,全由他們二人包辦,江夢筆以「器人」為筆名,楊雲萍則署名「雲萍」,內容如下:

器人:創刊詞論覺悟是人類上進的機會接線(論說);車中惱景(新詩)。

雲萍:罪與罪(小說);女人呀(譯詩,原作太戈爾,即印度詩人泰戈爾);相片、即興、月兒(新詩)、小鳥兒(散文詩)、吟草集(舊詩)、無題錄(隨筆)、編後記

《人人》第二期延遲至1925年年底12月31日出版,由於江夢筆去了上海,楊雲萍另邀多人執筆,「內容」雖未擴充,但「陣容」堅強多了:

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沒有「228」數字期號的愛國獎券

愛國獎券227、228、229三期獎號對照,只有第228期未標「228」數字號,僅標記貳佰貳拾捌期。當年的愛國獎券是直式的,四角都印有標語,227期是「驅逐俄寇」、229期是「平均地權」,228期是為蔣中正祝壽的「萬壽無疆」。
七十年前的今天,228事件爆發,此後數十年,此夢魘一直未「雲消霧散」,成了政治禁忌。

1980年代前期,我(莊永明)在《自立晚報》副刊連載了三年的「台灣歷史上的今天(鄉土紀事)」,後來集結出書為《台灣紀事》

彼時,台灣史研究被視為「險學」,要進行366天的資料搜尋,自然不容易,在那個台灣文史仍是灰濛濛的年代,要撥雲見日,何其難也,況且史料掩遮、人物畏光、影像深藏,何足以找到一年366天的「大事記」?我想探究二二八事件發生前後的新聞報導,當時就大費周章,這個歷史傷痕的事件,不僅還沒解密,連提都不能提。

而且,政治禁忌的陰影下,當年「鄉土紀事」的連載,也不是每一篇「今天」都能見報,比如2月28日的二二八事件那一篇,就沒有見報,是日後出書才收錄的。

2017年2月21日 星期二

甘為霖牧師與「保眼愛盲日」

甘為霖牧師(前排中)和台灣信徒合影。
1917年今日(2月21日),甘為霖牧師退休返英,結束在台奉獻40餘年的傳道事業。

甘為霖(Rev. William Campbell),1841年生於蘇格蘭,畢業於格拉斯哥大學,31歲那年(1871年)來台佈教,是英國長老教會派駐台灣的第二任宣教師。

1871年12月10日,甘為霖抵達打狗(高雄舊名),而加拿大長老教會第一任宣教師馬偕則是遲他20天到打狗;馬偕後來北上,以北部台灣做為其宣教區域,甘為霖則留在南部台灣教區,兩人各在南北傳佈福音。

甘為霖傳教初期,頻受本地人侵擾,幾乎喪命,但他忍辱不屈,負苦力行,而使得教務漸展,足跡遍布台灣各地。

在傳道行程中,甘為霖遇見很多以求乞或算命維生的盲人,同情心油然而生,盲人教育事業便成為他努力的方向之一。大約在1885年,他為盲人刊印淨凸板、點字版的書刊如《馬太福音傳》和基督教福音佈道小冊《廟祝問答》。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山口秀高與高木友枝紀念像

總督府醫學校第一、第二任校長紀念石像,左:山口秀高,右:高木友枝。
1921年今日(2月12日),台灣總督府醫學校(今台大醫學院前身)第一、第二任校長的紀念像揭幕。

台灣第一所醫學校──總督府醫學校創立於1899年,由台北病院院長山口秀高出任校長並兼任教授,山口秀高當時的企圖心是未來的醫學校「比得上日本國內高等醫學部的水準,最終的目的,是希望能升格為專門的大學。」

山口秀高(1866~1916),東京帝國大學畢業,曾在大學擔任眼科助手。1890年底被派往沖繩就任沖繩縣病院第六任院長,斯職是日本衛生開拓者長與專齋所推薦的。

山口的理想是在沖繩創設醫學校,他先以發行醫學雜誌的方式,加強醫學教育,「其追求理想之心與雄心壯志等特質,於此展露無遺。」然而山口的計畫,並未被沖繩當局採納,甚至認為他僅是一位幻想家,在理念不符下,二年半後,離職求去,創校之事,壯志未酬,這個夢想的繫念,最後是在台灣實現。

2017年1月26日 星期四

台灣日日新報社新築落成

 1907年台灣日日新報社本館和倉庫的建築平面圖與1908年當年完工後的外觀。
1908年今日(1月26日),「台灣日日新報社」新建的本館與東側倉庫舉行落成典禮。

《台灣日日新報》創刊於1898年5月1日,是由《台灣新報》(1896年創刊)、《台灣日報》(1897年創刊)合併而成,官方色彩濃厚的《台灣日日新報》,是日本時代規模最大、歷史最久的報紙。

創刊當時,報社位於西門外的新起街(大約為現今長沙街、貴陽街、昆明街、中華路之間的街區),當年11月遷到西門內的西門街(1922年台北市町名改正後為「榮町」)。

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登瀛書院‧淡水館

日本時代初期的淡水館外觀。
1898年今日(1月18日),「淡水館」開放為公共集會及娛樂場所,開啟了它做為日據初期「台北唯一的公會堂」的年代。

淡水館原為台北府城的「登瀛書院」,1880年,由台北知府陳星聚發起,合官民募資創建,最初設在府後街的「考棚」(大約在現今忠孝西路、中山南路、公園路之間的街廓)內,殆至1890年,知府雷其達秉奏劉銘傳,於西門內,再新築書院,其位置在現今長沙街、桃源街路口一帶。竣工後,前臨之街,稱「書院街」,從1900年代日文報章提到的「金碧之美,丹青之色,炫燿人目。」及「柱樑彫刻極巧」等敘述,可知其建物之華麗。

1887年,台灣第一所官設新式學校──西學堂創設於大稻埕六館街,1890年遷到台北城內,最初是設在登瀛書院內,新建的西學堂位在書院旁,於翌年完工。

日據之後,日人以城內為殖民統治中樞,西學堂舊址被旅團司令部所用,登瀛書院則於1895年12月18日改稱「淡水館」,並予以修築,為官員俱樂部。1898年1月18日,宣布開放,做為公會堂之用。

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

台北「港町文化講座」案

1925年1月11日的《台灣日日新報》以「不良青年」、「無賴漢」等蔑稱,報導1月8日發生在港町文化講座的「騷動」。
1925年今日(1月8日),日警在台北「港町文化講座」的夜間演講活動中,以違反治安警察法等罪名,拘捕洪朝宗、莊錫吉(莊永明父親)等五人。

此事緣於當年元月4日起連續數天,「台北青年有志」在港町文化講座舉行「陋風打破講演會」,每晚日本警察都到場臨監。第一天未見干涉,聽眾大呼過癮。5日晚間,白成枝上台,以「強盜榨取論」為題,講到一半,警方以有混淆視聽之嫌,下令解散,由於排定的節目尚有連溫卿、吳惜墨、胡柳生諸人,大家不願敗興而返,要求演講者不必理會警察無理干涉,繼續演講。

1月8日,又有七百餘人至港町文化講座聽講,洪朝宗因講詞有:「資本家最享奢華之生活,而不顧勞働者生死如何,一味凌虐勞働者,譬如總督府之房屋,如是壯觀,亦屬勞働者努力成之,現時勞働者之境遇若是,豈非由於分配之不公平乎?」臨監警察以言論過激,下令中止,並宣布解散,群眾大為不滿,不肯離去,拍手喧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