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講座預告

12月2日(五)下午19:00(18:30入場)
莊永明&林文義  老朋友開講
重溫城市生命史──臺北的身世告白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 2樓(中正區同安街107號 》交通位置
台北的告白 系列講座,詳細內容按此
.............................................


1120日(六)上午10:00~12:00
莊協發‧港町文史講亭
莊永明主講「歌謠風華──1930年代台灣流行歌曲」
~~來聽大歡迎~~
.............................................

1112日(本周六)下午三點~五點
莊協發‧港町文史講亭
莊永明主講「歌謠風華──1930年代台灣流行歌曲」
因場地有限,僅開放15個名額,請請見諒
~~歡迎大家有閒來做伙開講~~

欲參加者,請在留言欄以姓名、電郵(確認用)報名
謝謝!
莊協發地址按此

2011年10月5日 星期三

莊協發週年告白


各位朋友:
大家平安順利!
不論你是看過我的書、聽過我的演講,或是參加過我的老街走讀活動,對於你們的相知和相挺,感謝萬分!
一期一會,或是一年一聚,還是多年相逢,緣份永在。
「大稻埕千秋街店屋」古蹟活化,於二○一○年十月十七日啟動,已屆週年。去年開幕活動、系列講座、開放參觀,相信大家印象猶在。

2011年7月28日 星期四

一粒米,百人汗;一叢甘蔗,萬人血淚

「漫漫牛車路──簡吉與台灣農民組合運動」紀念特展之專刊封面,下方圖片為19281230日農組第2次大會紀念照,上方為農組領導人──簡吉擔任公學校教師時期課後騎牛分擔家中農事。本展於2004227日至520日在台北228紀念館展出,由大眾教育基金會、台北市文化局聯合主辦,大眾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簡明仁即簡吉之子。特展展名「漫漫牛車路」係規畫總監李疾命名,執行單位為遠流出版公司。
﹝展覽召集人序﹞
童年歲月,總以為鄉間田野是「夢土」,一個沒有喧嘩和爭端的寧靜之地,椰林、竹叢、稻浪的印象,完全來自圖像;一個在台北市大稻埕長大的小孩,當然難知做田人的疾苦。及長,從「第一憨,種甘蔗乎會社磅」、「三個保正,六十斤!」這些俗諺,才知道「農村曲」這首歌裡頭「受苦無人問」的意思。

2011年7月14日 星期四

戰時體制下的台灣

八年抗戰,中國人受難,而台灣人受苦,海峽兩岸承受苦難,雖然有別,但是受日本人的欺凌、壓迫,可以說是一致的。……七七事變特展 前言

1920年代,台灣非武裝抗日運動因日本殖民政府的高壓、取締趨於沈寂。抗日的餘緒卻仍然未消滅。
不少知識青年,遠離台灣,進入中國,甚而加入「中國籍」,以示對日本殖民政府的強烈不滿,有人組織「義勇隊」,有人投身國軍,繼續從事抗日。

2011年6月28日 星期二

台北新公園內的雕像

左上為兒玉源太郎雕像(取自1908年《台灣寫真帖》),右上為後藤新平塑像(取自1938年台北市觀光摺葉),下方為1935年大窪四郎繪製的「大台北鳥瞰圖」新公園之局部,兒玉、後藤、柳生等三座塑像,都有標示出來;這張地圖是當年台灣博覽會導覽手冊所附之地圖。
台北二二八紀念公園在日本時代稱「台北公園」,闢建於1899年,俗稱「新公園」,之所以稱「新」,並非「事物的初起」,而是其遲於圓山公園完成的緣故。
「新公園」建在「城內」,因為當初的行政中心都規劃在鄰近,而且「城內」是日本人盤據的地區;「圓山公園」地處偏僻,因此「新公園」可說是當時台北市中心的「都市之肺」。
公園除植樹蒔花,設置椅凳,以憩遊眾外,還於1901年將在「東門街」的黃氏貞節坊,以及1905年原在「石坊街」的洪騰雲急公好義坊,兩座石坊遷建園內。
「新公園」園內最著名的建築物是博物館,為紀念台灣總督(第4任,任期1898.2.26-1906.4.11)兒玉源太郎和民政長官後藤新平(任期為1898.3.2-1906.11.13)的「治績」而興建。

2011年6月10日 星期五

微型蒐藏展 簡介

在中山堂展出的「莊永明微型蒐藏展」,開展月餘來,感謝各界參觀。
本展覽主題為「台北銀座,百年記憶」,係透過鳥瞰圖、市街地圖、明信片、宣傳摺頁、火柴盒、廣告單等文物,展示台北市中正區一百多年來從清代台北城、日本時代城內到光復後城中區的地景地貌之演變。
其中,各年代之大台北鳥瞰圖、職業別明細圖、市街地圖,則不只是中正區,更是整個台北市演變的縮影。
入口展板,介紹文史蒐藏與撰述生涯,左上影音區,播放的是大同區公所於去年拍攝的「莊永明大稻埕逍遙遊」紀錄片,右上為歷年著作暨總策畫之文史書籍。


入口展板右下展示櫃,包含:《台灣第一》文經版,「莊協發‧港町文史講亭」古蹟開放之立體紀念卡,和珍藏多年的呂泉生、柏楊來鴻。和「忘年交」呂泉生書信來往多年,他的即興打油詩「莊永明先生」創意十足又有趣,這封信箋是他1993年所寄,係寫在一片葉子上,非常別緻:
 
 莊諧並作好文思
 永垂不朽成良書
 明見萬理知俗事
 先研古學究現代
 生花筆妙傳萬世
柏楊寫於1984年的短箋則是在《台灣第一》付梓後所寄,信裡,他稱莊永明為「台灣第一位紀念台灣第一的人」。


展場第一至第四子題區
本展有六大子題,包括:
1.流行櫥窗與時尚生活  2.鳥瞰島嶼南國風情   3.粉飾的帝國表象
4.歷史的旋轉舞台          5.台北的中央公園       6.坐公車遊台北

2011年6月3日 星期五

昔日的中山北路之星──中央酒店


中央酒店大約建於台灣旅館事業開始興盛的1960年代中期,中央酒店的夜總會有紅歌星白嘉莉駐店主持演唱節目,舞池寬敞、樂隊現場演奏時興舞曲,和統一大飯店的香檳廳、國賓飯店的陶然亭、國際舞廳、東方餐廳、真善美大歌廳等,是1960年代台北市的時髦夜店。
像現今夜店一樣,到了聖誕節,擠滿了狂歡的人群,瓊瑤小說中的俗世男女,也少不了以此為背景,演出愛恨糾纏不清的悲劇。不過,火柴盒上印著鮮明的「人人保密,人人防諜」標語,夜生活再怎麼閃耀,那還是以反共抗俄為國策的年代,中央酒店只營業到晚上12點。

2011年5月27日 星期五

點燃大稻埕的生活記憶--火柴盒特展

火柴盒在我們的生活當中,已經消失很久了,但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它可是生活必需品,也因為是必需品,即使僅有方寸大小,也成了昔日食衣住行育樂的宣傳載體,想探尋老年代的生活縮影嗎?歡迎來大同公民會館一看究竟。
﹝展覽新聞稿﹞
「點燃大稻埕的生活記憶-火柴盒特展」,本次展出係由大同區公所及莊永明老師共同策劃執行,特於528日上午1030分於展覽現場舉行開幕茶會,期望藉由此次展出,帶領大家一窺1960年代的記憶縮影。

2011年5月17日 星期二

「台灣新劇第一人」張維賢

「兄弟呀!快快起來吧!起來認識清我們的明日,才好準備實現他!無病呻吟是沒有辦法呀,空喊也是無益呀,滿面流著眼淚有什麼用呢?雖做個世上上等偉大的傀儡到底也是傀儡而已,通通是無用啦!」
──張維賢〈對《明日》雜誌創刊的感想〉,《明日》創刊號,1930.8.7出刊
張維賢的舞台造型。他生性熱心、愛管閒事、幫人家忙,因此年輕時綽號「保伯仔」,(來自台灣俗諺「保伯仔好管閒事」)。可惜際遇不佳,晚年甚為潦倒,成了個沉默的人。
張維賢,原名「張乞食」,筆名耐霜,台北市人,1905年今日(517日)出生。18歲(1923年)畢業於日本佛教曹洞宗所辦的「台灣佛教中學林」(後改稱台北中學校)。其後,隻身前往廈門、汕頭、香港、婆羅洲各地遊歷。

2011年5月4日 星期三

多元中山堂 風景再展

拼貼堆疊‧中山堂常設展/台北銀座‧百年記憶‧莊永明微型蒐藏展===引言
展場入口
人人心中都有中山堂;台灣各地,不管是都、縣、市,無不都有座中山堂,甚而部隊、學校的「大禮堂」,也都被命名為「中山堂」。
遍佈各地的中山堂,無疑的,台北中山堂是「龍頭老大」,不僅建築最雄偉、活動最頻繁,歷史意義也是台灣所有的中山堂所望塵莫及。
中山堂原名公會堂,原是日本殖民政府在都會區設置的「民眾活動中心」,當然也被賦予不少政治任務。1935年,台北中山堂的前身「台北公會堂」,還沒有正式落成前,它已經被先行使用為「始政四十週年紀念博覽會」的展覽會場,「始政」是日本殖民政府──台灣總督府宣布統治台灣的專有名詞,表示開始納入台灣為其統治圈;1895年,日本接收台灣,1935年,正值40年,台灣殖民當局為宣揚帝國實力,以及其對建設台灣的現代化「功績」,選擇在台北市辦理「博覽會」,「公會堂」硬體剛好完成,迫不及待的被列為展覽會場之一。這是今日的中山堂首先曝光,供民眾入內參觀的開始。

2011年4月25日 星期一

微型蒐藏展 展覽預告


個人蒐藏展將於5月6日於台北中山堂開展,各界來看大歡迎!

展場不大,所以稱「微型」蒐藏展,主題為中山堂及其周遭地景之變遷,海報圖像如下,其他相關訊息,擇日另刊。

2011年4月18日 星期一

好漢剖腹來相見

人人稱「嶄」(好)的台語飲酒歌──〈杯底不可飼金魚〉於1949年的今天(418日)「台北文化研究社」第二次音樂會上首度公演,地點在台北中山堂,這首歌曲係由呂泉生作詞、作曲,在這場音樂會上,他本人獨唱,由張彩湘伴奏。……
識歌,猶不識人
歌不是僅因唱而存在,有時必要去讀它;讀其時代背景、讀其社會意義,如此這首歌的生命力才會更強。
呂泉生在襖熱炎夏下創作,這是他「電台時代」的留影。
 〈杯底不可飼金魚〉,如果僅去唱它、聽它,感覺上它是〈燒酒歌〉而已,充其量也只不過是一首上好的台語飲酒歌罷了;惟有去讀它、瞭解它後,始可知道是史詩!

2011年4月12日 星期二

苦酒滿杯心酸酸

我君離開千里遠,放阮孤單守家門;
昧食昧睏腳手軟,暝日思君心酸酸。
這首有「新式哭調仔」之稱的〈心酸酸〉,係1936年由勝利唱片公司發行,作詞人是陳達儒,作曲人是獻身流行歌壇,端著「苦酒滿杯」,於1967年今日(412日)在貧病交迫下棄世的姚讚福。
創作〈心酸酸〉時代的姚讚福。
1967年周添旺、林禮涵合作「閩南語時代歌曲」唱片,由王秀如主唱。唱片選錄了姚讚福譜曲、陳達儒作詞的〈心酸酸〉,周添旺、林禮涵和姚讚福都是1930年代台語流行歌的創作者,但是,1967年這張唱片出版前幾個月,姚讚福已在貧病交迫下逝世。

2011年4月8日 星期五

正港台灣人

「台灣放鬆鬆」書系第一本《正港台灣人》封面、封底。
﹝總策畫序﹞寫於2000年
閱讀歷史,會是一種沉重的負擔嗎?
了解歷史人物,會是一種困難的事情嗎?
放輕鬆!請靠近一點,翻一翻這套書;你會發現歷史並不生澀,歷史也絕不難懂,歷史更不是「遙不可及」的事。
你會覺得歷史人物絕不是「神主牌」,更不是不食人間煙火,何況你所要貼近的是台灣人物,你所要明瞭的是台灣歷史。
沒有錯,就從這時候開始,讓我們走進時光隧道,讓我們回顧歷史長廊。
學習歷史,最快的入門方法是閱讀傳記,正如史學家羅斯(A.L.Rowse)所說的一句話:「閱讀傳記是可以學到許多歷史的最便捷方法。」

2011年4月3日 星期日

雨夜花落知多少

〈雨夜花〉是「古倫美亞」唱片公司所灌錄的一首台語流行歌曲,1934年今日(43日)出片發行,由純純小姐(本名劉清香)首唱,作詞人周添旺25歲,作曲人鄧雨賢29歲,都是正值創作的高峰期。……
1930年代,〈雨夜花〉風行後各地印製的歌本之一。
鄉土歌謠〈雨夜花〉膾炙人口;鄉土小說〈看海的日子〉百看不厭。
1983年提名角逐金馬獎影片改編劇本、女主角、女配角等獎項的〈看海的日子〉,劇本是黃春明根據自己的小說改編而成的,該片描寫一個操著最低賤職業的妓女,她的身子雖受人淩虐、欺辱,但心靈中仍保有一盞人性尊嚴的火花。劇中有一段戲是當這位名叫阿梅的弱女子被她的養父賣到綠燈戶時,她像一隻被獵犬追趕得走頭無路的小兔似的,驚慌無措,哀鳴不依的慘狀,那些坐在長凳上待客的風塵女郎,眼看著又是一個被推進火坑的小苦命人,卻愛莫能助,大家相互哼唱著:「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這首被大家視為台灣民謠的〈雨夜花〉。
在風聲、雨聲中悲吟的〈雨夜花〉已經經歷了數十個寒暑,半個多世紀以來,〈雨夜花〉難道就一直是充當著如此悲怨、哀戚的角色嗎?
◎〈雨夜花〉的前身
〈雨夜花〉是周添旺根據鄧雨賢一首兒歌的旋律,改填成今日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淒愴哀詞。其實鄧雨賢寫下它的旋律,還要早幾年,也就是說〈雨夜花〉還沒有成為〈雨夜花〉以前,是一首兒歌,命題為〈春天〉,寫這首兒歌的人是廖漢臣,他是「台灣新文學運動」一位很活躍的健將,當年他們提倡唱「自己的兒歌」,他寫了一首詞分三段的兒歌:〈春天〉。他老人家從文獻會退休的時候,筆者曾在他新北投的家中,聽了他唱這首「兒歌」,由於事隔多年,三段的詞,他僅記得了第一段:
春天到,百花開,
紅薔薇,白茉莉;
這平(邊)幾欉,彼平幾枝,
開得真齊,真正美。

2011年4月1日 星期五

翻歷史殘頁,喚民族尊嚴

「自覺的年代──台灣民眾黨紀念特展」專刊書影,這個展覽係於2003年7月1日至10月12日在台北228紀念館展出。底圖為1928年7月15日在台南舉行的台灣民眾黨第二次黨員代表大會現場,上方為三星(象徵三大綱領)黨旗與黨三大目標:一、期實現政治的、經濟的、社會的自由;二、擁護伸張民眾日常的利益:三、反對特權政治,獲得普選政權。
專刊﹝展覽召集人序﹞
1931年出版的《日本地理風俗大系》第15卷為台灣篇,這套由日本東京新光社發行的大套書,由當時的台北高等學校(今國立台北師範學校前身)教授三尾良次郎撰述〈台北州〉一章(台北州包括今台北市、台北縣、基隆市、宜蘭縣市)在概說中,他將台北州比擬為「台灣的北愛爾蘭」:
「台北州確實是台灣的北愛爾蘭。台灣人不斷地希求自治,猶如愛爾蘭人經常要求自治一樣,即使有朝一日,台灣人如他們所期待的:自治的日子實現了,台北州仍將是日本的一部分,猶如愛爾蘭雖然獨立,但北愛爾蘭仍然繼續是大不列顛帝國的一部分。」
此文免不得有「日本觀點」,不過從出版年份,我們仍可看出彼時澎湃洶湧之非武裝抗日民族運動的震撼力!

2011年3月24日 星期四

86年前的「追悼孫中山先生大會」

1925年的今天(3月24日),「台北有志社」於港町文化講座舉行「追悼孫中山先生大會」。
追悼孫中山大會上,民眾齊集悼念,講台後方為孫中山遺像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書聯。
「三百萬台灣剛醒同胞,微先生向何人領導?四十年祖國柣竟事業,舍我輩其誰分擔?」這一幅輓聯是「北京大學」台灣籍學生以「北大台灣同學會」名義,致送於1925年3月12日亂世的「國民之父、弱小民族嚮導者」孫中山先生,由洪炎秋執筆。
中山先生病篤時,一度訛傳死訊,2月21日,《台灣民報》以「願中山先生之死不確」及「孫文沒有死」為標題表示:「好了!我們為中山先生慶祝,為中國四萬萬的國民慶祝,更為東亞大局,世界的前途慶祝!弱小民族萬歲!萬歲!」。3月12日確實死訊,次日傳到了台灣,「台北有志社」召集於1925年3月24日,在台北市「港町文化講座」(已拆建,原址位於今貴德街49號)舉行「追悼孫中山先生大會」,當晚雖「大雨淋漓,街道泥濘」,但是只容得三千人的會場,卻有五千人趕來參加。
港町文化講座舊址,隔鄰二間就是現在的莊協發‧港町文化講亭攝於2010年3月7日大稻埕逍遙遊第300期,莊永明正在解說貴德街的人文與產業歷史。

2011年3月16日 星期三

千般風物映好詩:台灣風情


咀文嚼字負虛名﹝自序﹞於1990年48歲生日前夕改寫
嗜書成迷,使我經常流連書市,而且是三日一小買、五日一大買,搬書回家,不以為苦,以致家有書患。
三十坪的房子,堆滿了三十幾年來的藏書,使書齋成了書災,層層的書籍,占領了牆面、地面和書桌的桌面,因此寫作只好轉移陣地到餐桌,因為那是唯一留有空間的地方。
「滿坑滿谷」的藏書,有兩本蠹簡,我引以為傲,一本是《閹雞》手抄劇本,一是《瀛洲詩集》,前者是存世的唯一孤本,有當年「台灣總督府」的檢閱章,是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統制戲劇運動的證物,而且也是充滿民族意識正氣的劇本。後者是抗日先烈歐劍窗的遺著。這兩本書雖被蠹魚蠶食得破損不堪,但我卻時常取出觀賞,也因此常抱怨蠹魚的危害。

2011年3月7日 星期一

台灣久久,久久記憶


海峽兩岸一線牽;這條線是一塊海域,古早時,稱為「黑水溝」,以後則名「台灣海峽」。
兩岸雖各有海防,但文化面相、歷史糾葛、政治觀感、社會脈動,需從多方向、多方位、多角度去探討。
一百年以前,中國民國肇造,彼時台灣已被舊王朝的滿清政府出賣了十七年之久,日本統治下的台灣人,雖然在「唐山」已是民主政體,殖民當局還是以「清國奴」來鄙視台灣人。
日治時期的五十年間,「唐山過台灣」的漢族,當局以「本島人」和華僑來區分,「本島人」就是日籍台灣人,而華僑就是以中華民國國籍來台謀生的「唐山人」,大家在島嶼上共同生活,必然在習慣上「異中求同,同中存異」。
日本人先後以「同化」、「延伸政策」、「皇民化」,企圖使台灣人蛻變成「大和民族」,雖利誘威嚇,仍是技窮。

2011年3月4日 星期五

台語歌樂的諍友──陳君玉

「帥哥哥,站在戀愛嶺;小妹妹,站在相思城。路頭算來相隔壁,要講情話著搭戀愛車。……心肝內,暗恨這班車,日末落,驚驚不敢行。苦昧將日趕落嶺,通好來去找阮搭心兄。」~~1938年,陳君玉詞、姚讚福曲〈戀愛列車〉
左:1930年代的陳君玉,他是當代台灣新文學運動的健將,也為台灣流行歌壇付出不少心力。右:晚年肖像,晚年的陳君玉以擔任教員、創作兒童小說故事為職志
善於運用傳統民間歌謠--「山歌」、「採茶歌」、「相褒」等風格,塑造台語流行歌曲詞意,活躍於日據時期流行歌壇,堪稱閱歷最深、參與面最廣的陳君玉,於1963年今日(34日),因肝癌病逝。
陳君玉,筆名卿夫,台北大稻埕人,出生於1905年,家庭貧困,父親是人力車夫,連「公學校」都無力供他讀到畢業,輟學後。陳君玉當過小販、布袋戲班助手,幫忙家計,後來到印刷廠當技工,勤奮自修。亦曾遠赴東北,在日人經營報社工作,因此而學會一口流利「北京話」,也奠定了他以中文寫作的基礎。

2011年2月25日 星期五

第一位眼科醫學博士──洪長庚

1928年今天(225日),洪長庚獲得東京帝國大學授與博士學位。
清代,台灣人失明的比例相當高,同治末年,來台傳教的牧師甘為霖博士,他在巡迴傳教中發現的盲人就超過一萬七千人,這是個多可怕的數字!甘為霖牧師痛下決心,為這些不幸的人施以教育,1891年,他在台南市洪公祠租屋,創設了台灣第一所盲人學校──訓瞽堂,造福眼睛失明的人。
同情、關懷與幫助失去光明的人,固然重要,如何挽回失去光明的悲劇,更是不容忽視;眼睛的保護和治療,在醫療觀念貧弱的台灣,很長一段時間從未被注意到,1920年,始有第一位台灣人矢志學習眼科學,而且,他還掙得了「台灣第一位眼科醫學博士」的頭銜與歷史地位,他就是洪長庚。
日據時代「名人錄」上的洪長庚介紹,他是當代妙手回「明」的名人。

2011年2月24日 星期四

詩人.仁醫.戲劇家──歐劍窗殉難

「劍樓書塾」是趙一山在大稻埕所設漢學私塾,這所私塾垂35年之歷史,直至日據末期盟軍空襲台北時才廢學。「劍樓書塾」之「傳人」,都係俊秀之士,歐劍窗更是其中之佼佼者。
歐劍窗是大稻埕的讀冊人和漢醫,也是一位扮戲的,右圖是他(中坐者)參與新劇的演出。
歐劍窗原名陳藤,父親歐陽德是旅台華僑(廣東新會人),入贅大稻埕陳氏,因係獨子,兼祧「陳」、「歐陽」兩姓,故稱陳歐陽藤,但日本戶籍警察認為他冠姓兩家,易同日人名字混淆,故擅登記為陳歐藤。他事劍樓趙一山為師,乃取字劍窗,而後以字行。

2011年2月21日 星期一

入城來去總統府!

「總統府的故事」特展是為2000年總統府首度開放民間參觀而舉辦,彼時,正同步策畫《台灣世紀回味》三部曲第一本;翻閱台灣的百年光影,成了那幾年的功課。……
2000年策展「總統府的故事」的專刊,這個展覽從2000年10月8日展到隔年2月27日,部分內容後來在各地巡展多時。
入城來去總統府!﹝策展人序﹞
身為大稻埕的囝仔,進城是一種渴望。
進城,當然有想「遊大觀園」的心理,但主要是為著貼近兩棟巨大的建築物。
大稻埕與「城內」只有一座平交道之隔,鐵路還未鑽進地下道之前,台北火車站南下的縱貫鐵路列車,第一個平交道即橫跨在北門(承恩門)之前,而這「鐵支路之北的太平通(今延平北路)頭」就是大稻埕的起點。
日治時代,大稻埕是著名的「台灣人的街市」,「城內」對大稻埕人來說是「異國城市」風光的地區。「城內」那兩棟巨大的建築,為大稻埕人觀光的目標,一是有「七重天」之稱的菊元百貨(戰後稱為新台公司),一是一柱頂天的總督府。
「菊元」和總督府是當時台北市唯二擁有「流籠」(電梯)的建築物,一為商用,一為官用;搭「流籠」升空,俯瞰台北市,一般民眾只能去菊元,對於總督府或是戰後變成的總統府,只有望空興嘆的份!畢竟台灣人所稱的這座「阿呆塔」是君臨天下、目空一切的。

2011年2月17日 星期四

台灣人的劇院──永樂座

永樂座為大稻埕茶葉大亨陳天來發起投資興建,落成於日本昭和天皇還是皇太子,舉行成婚大典那一年,也就是1924年。其興建的源起,是在1921年大稻埕人士倡議興建新式劇場,且兼做集會之公會堂使用;1923年中起工,1924年2月5日(舊曆大年初一)舉行落成典禮暨開幕首演。
戲院座落於永樂市場前空地今迪化街46巷內,樓高4層,外觀華麗,窗飾為四座藝術女神像的雕塑。內部構造則走日本風,共1,505個座位,票價分作三等,開幕首演特邀來自上海的樂勝京班演出。
永樂座外觀與電影本事、戲院標誌(左上),圖片取自2009年於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的「臨秋三唱──台灣一代歌謠詞人李臨秋百歲紀念特展」(4.22-6.30)展場一隅,莊永明為該展顧問。
永樂座是台灣人的劇院,見證了許多歷史,比如1925523日,劉喜陽等50多位台籍人士組成台灣第一個電影研究會「台灣映畫研究會」,出資並身兼編導演「誰之過」,是台灣人第一部自製電影,19259月在永樂座上演,可惜票房不佳,研究會因而解散。
1931年,領導台灣人以政治結社抗日,有「台灣孫中山」之稱的蔣渭水,其告別式在永樂座舉行,當時,台灣各地五千多名群眾,趕來參加這一次「台灣大眾葬葬儀」。

2011年2月14日 星期一

傳統「七字仔」情歌 2

台灣傳統情歌的概述與分類,已選刊於台灣情歌珠璣集,現將濃濃古早味、具有農業時代場景氛圍的情歌,選錄如下。

手牽牛索唱牛歌,手按犂尾給牛拖;
阿娘佮君不敢偎,走去溪底擋風沙。
﹝大意﹞我見「郎」情怯,不敢單獨跟你在一起,只得到溪底偷望着你在田裡工作,而飽受風沙之苦。

含笑過晝香芎蕉,手捾菜籃挽茶葉;
驚父驚母不敢叫,假意呼鷄嘩獵鳶。
﹝大意﹞我在茶園工作時看見你走過來,想叫你,恐怕父母聽到,只好假裝一會兒趕鷄回籠,一會兒趕走捕捉雛鷄的老鷹,來引起你的注意。
﹝詞解﹞含笑:花名,又稱含笑梅。晝:音鬪,中午,過午為午後。芎蕉:香蕉。呼:音箍,呼叫使之聚集。嘩:音ㄏㄨㄚˋ,大聲嘩叫。獵鳶:老鷹。

糙米舂來白米心,舊年想妹到如今;
前日佮妹來相見,才知小妹情意深。
﹝大意﹞我經年累月的為妳相思,卻不知妳和我一樣,情意是如此的深遠。
﹝詞解﹞舂:搗米。

2011年2月11日 星期五

黃玉階與斷髮、天然足運動


1900年天然足成立大會紀念照,黃玉階位於前排左六
1911年的今天(2月11日),稻江漢醫、大稻埕區長黃玉階與《台灣日日新報》記者謝汝銓聯合發起「斷髮不改裝會」,斷髮,指剪去清朝時代的辮髮,因為購置洋服將增加經濟負擔,所以暫不改裝。
斷髮大會在台北的大稻埕公學校(今太平國小)舉行,100多人和30名學生集體斷髮,數十名日、台官紳到場觀禮。
繼台北之後,各地興起類似的組織活動,一年內,街庄長、公學校教師、紳商等中上流人士和學生,大多已斷髮。

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

台灣百人傳

《台灣百人傳》第一冊,封面圖像為1926年台灣議會設置請願團在新竹車站前的紀念照。
 ﹝自序﹞
1997年9月,《People》(時人雜誌)國際中文版以「再見!台灣再見!」發行最後一期之後,終於休刊。《People》中文版創刊於1993年1月,總共累積了57期,我從「試刊號」即發表「台灣百人傳」系列文章。「台灣百人傳」是《People》一個叫好不叫座的重要專欄,長期在《People》以文字示人的我,也在最後一期的〈台灣第一的家〉一文中,以「癡人」的面貌被介紹出來。這篇文章顯然對我有諸多過譽之處,只因我曾出版《台灣第一》一書。
〈永恆的台灣人〉是我在《People》告別之作,此文原來的副題是「一百年前和五十年前的台灣人」,乃主編鄭林鐘特別邀請的特稿,應該算是「台灣百人傳」的「外一章」作品。當年是1995年,很明顯的,它是為一百年前的1895年,日本政府占領台灣,1945年,國民政府統治台灣而寫的「紀念文」。我特意找出這篇文章做為代序,原因之一是本書的傳主都是《People》「台灣百人傳」的人物,而且也算對「時代背景、時代意義、時代真實」做一個「告白」。
「台灣百人傳」會在《People》暫停,在此我有必要做點聲明,乃因彼時我正在撰寫「台灣醫療史」。其實,我的資料蒐集已有「百人」的建檔,卻在《People》最後幾期留白,不無遺憾。
遲遲未將這些稿件集結成書,當然是自覺仍待努力,而今心岱小姐一再催促,盛情難卻,乃重拾舊稿,再加修正。深信藉此將「台灣人」成誌顯影,必能改寫《People》的告別標語「再見!台灣再見!」的「過去式」,成為「現代式」或「未來式」,畢竟台灣是可以再見(呈現)的!

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三工早,重一工;三冬早,重一冬

新年到,在此以「三工早,重一工;三冬早,重一冬」,與大家相勉勵,日日勤勞充實,年年順遂平安。

這句俗諺的意思是說:「早起幹活三天,就多賺得了一天;三年起來得早,就等於多做了一年的活。」
﹝詞解﹞工:天,三工,即三天。
                重:賺得、增多,剩餘的意思。
                冬:年。

「一日之計在於晨」,「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都是鼓勵我們「黎明即起」的嘉言;在老年人的心目中,睡懶覺是一種蹧蹋,因此每天得和「日頭」(太陽)比賽,看誰起來得早,「透早就出門,行到田中央」,不是去呼吸新鮮空氣,而是「做穡」(幹活),多做一刻鐘,必能多一刻鐘的成績來;汩汩而流的汗泉是不欺人的;三日「重一工」、三年「重一冬」的理念,因而產生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勤勞生活。

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

台灣非武裝抗日的首次外交戰──第一次台灣議會設置請願

今年是議會設置運動90周年,也是台灣文化協會90周年。

1921年的今天(1月30日),由林獻堂領銜,台灣新民會、日本留學生等178人連署,經貴族院江原素六、眾議院田川大吉郎為介紹人,向第44屆日本帝國議會貴族院、眾議院兩院提出請願書,要求設置台灣議會、民選台灣議員。

1923年第3次議會設置請願活動抵達東京火車站時,新民會與台灣留學生前往聲援的情景。當時,「台灣第一位飛行員」謝文達駕駛「台北號」飛機,在東京上空投擲傳單助陣。
爭民權,是台灣議會設置運動的基本精神,肇因於日本在台實施的六三法、三一法,讓台灣總督有權制定法律,成為集行政、立法、司法大權於一身的台灣土皇帝,台灣人全無置喙餘地,任其宰制。

1918年,林獻堂等人在東京成立「六三法撤廢期成同盟」,要求撤廢六三法,取消總督的特別立法制,但因為容易和日人的「內地延長主義」混淆,便轉變為「台灣議會設置運動」。

2011年1月28日 星期五

西螺大橋通車紀念戳


昔日濁水溪除鐵道橋外,並無大型橋樑可供人車通行,1936年,地方人士組成「濁水溪人道橋架設期成同盟會」,向台灣總督府陳情建橋。翌年,即1937年動工,但當年日本發動侵華戰爭,後續工程受戰局影響而被迫停工,只剩橋墩孤立在溪上。

台灣光復後,經過「西螺大橋續建委員會」的奔走,終於在1950年由台灣省政府交通處、公路局籌建,由美援會商請美國經濟合作總署資助鋼料,但是,原本預期當年秋天抵達的鋼材,因韓戰(1950.6.25-1953.7.27)關係,於1952年才分批抵達,並於該年底完工;1953年的1月28日,「遠東最長公路大橋通車典禮」盛大舉行。

2011年1月26日 星期三

台灣醫療史──以台大醫院為主軸


《台灣醫療史》封面,大圖為日本時代台中州霧社的原住民孩童接受齒科治療,左上小圖由上而下依序為:馬偕宣教時為民眾拔牙、創設台灣第一家私立婦產科醫院(1920年創立)的高敬遠醫師於1917年擔任醫官時檢查病患的情景、1960年代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支援設立的「牛奶站」發放奶品情景。
﹝自序﹞

一九九三年,我為台灣省文獻委員會撰寫「台灣先賢先烈專輯」的第一本書《韓石泉傳》問世之後,韓石泉哲嗣韓良誠、韓良俊昆仲即建議我再接再厲,執筆寫出台灣第一本的「台灣醫學史」——其實當時我正想加快速度,把已經寫作有年的《台灣歌謠傳》趕完。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在韓良誠醫師力薦之下,經戴東原院長允諾,我進駐了台大醫院東址大樓02—64的一間小研究室,「無業遊民」突然之間擁有了屬於自己的辦公室,欣喜之情,可以想見,唯一缺憾的是它沒有一扇窗戶,可以調適工作疲憊的視力。

當初的計劃,是以一年的時間,完成一部以台大醫院為主軸的《台灣醫療史》,之所以會捨去用《台灣醫學史》之名,當然是諸多學術領域的探討,我沒有能力介入;其實作業之前,我對醫療知識,也是一張白紙,要以有限的「史學」知識,去建構一部醫學歷史,自然困難重重,所以每天窩在小空間的研究室,總是抱著惶恐的心情;「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堪以比擬我盡力收蒐資料的用心。

我在一九九五年年底,依照原計劃完成了三十萬言的初稿,上半年也為台大醫院慶祝一○○週年院慶所編撰的兩本紀念集:《台大醫院壹百年》、《台大醫院百年懷舊》,盡些綿力。

《台灣醫療史》這部著作,最早的安排是在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日出版,但卻因故延誤了下來;還好,《台灣鳥瞰圖》一書的出版,沒有使我在這一年的個人「寫作年表」上留下了空白!

2011年1月24日 星期一

大稻埕逍遙遊──台北文化搖籃地采風

《大稻埕逍遙遊》中文版第三版
﹝先踏話頭﹞(引言)
「柔媚的綠色的淡水河!
  歡躍的藍色的淡水河!
  美麗的金色的淡水河!
  潔淨的銀色的淡水河!」
國小四年級「靜靜的淡水河」所描寫的台北市母河,
是曾與我們共存共榮的河流,
記憶中的淡水河,
歷史上的淡水河,
舟楫往來的景況消失後,
它所孕育的大稻埕,
竟難再有「茶香歲月」的榮光,
變成了記憶中、歷史上的社區,
俟河清之日,
大稻埕也能夠再「重現江湖」,
「年貨大街」將不只是在歲末年尾,
而是日日年年的「鬧熱滾滾」!

﹝序﹞為〈大稻埕逍遙遊〉第三版而寫,2007.2.24
我和大稻埕有約

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戕害健康的「鴉片令」

鴉片分成三種等級,這張吸食證是第三等(紅框)。
 1897年的今天121),日本殖民政府公布「台灣阿(鴉)片令」。
「鴉片食來腳蹺蹺,親像老猴吹洞簫。」「鴉片食了逐項會,也會做賊偷掠雞。」鴉片的毒害,從這二首民謠可見;伊藤博文曾在馬關媾和談判席上,宣稱:日本統治台灣後,必使台灣鴉片禁斷,但是日閥後以斷然禁絕「大有損害民情」,1895年日本內務省衛生局長後藤新平乃向台灣事務局總裁伊藤博文提出所謂「鴉片漸禁論」。
雖然日本人視吸食鴉片(日文稱阿片,民間稱「黑米」)、辮髮、纏足為台灣三大陋習,急欲革除,但因武裝抗日事件不斷,統治根基不穩,仍維持現狀,後來才確立漸禁政策。

2011年1月20日 星期四

4路、8路,禁止上路

4路、8路,因諧音和時代陰影等因素,缺席至今。
台北市早在1910年代即有民營巴士,因汽車屬稀有品,票價昂貴,並不普及。1930年,因市區道路拓寬,以及人口與都市空間的擴展,市營公車上路,以城內(約今中正區範圍)為中心,行駛到大稻埕、艋舺、古亭、圓山等地,和現今類似,有固定時間和一定班次,票價單程8錢;1940年,已有15條公車路線,編號為111路(含重複者)。
光復後,北市公車由公車處接管,外省軍人來台後,向當時的市長吳三連反應,說在中國打「八路」(匪軍),來到台灣卻搭「八路」,8路公車因而取消,諧音為「死路」的4路也連帶取消,這張1960年代公車處回數票背面的41條路線中,東西南北各有「0路」一線與139路,就是沒有8路和4路。

2011年1月17日 星期一

「台灣第一位德國醫學博士」王受祿

王受祿的博士證書,紅圈處為王受祿出生地──台南。

台灣第一位德國醫學博士王受祿,台南市人,生於1893年1月17日,1977年9月9日別世,享年85歲。

王受祿出生時,台灣尚隸屬清代版圖;1895年台灣淪日時,他年僅三歲。王受祿的父親王鍾山是府城宿儒,後來被日本殖民政府聘任為台南第一公學校漢文科老師。

王受祿的童年歲月,跟隨父親學習,建立基礎漢學的根柢。小學畢業後,考上當時台灣的最高學府──台灣總督府醫學校。1912年,也就是中華民國建國的那一年,20歲的王受祿以第一名畢業於醫學校。之後,返鄉奉職於台南醫院,擔任外科診療。5年後,自行開業,和晚三屆的學弟黃國棟合營回生醫院,他主持外科,黃主治內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