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台灣民主國」誕生

右圖:台灣民主國的國號雖以「民主」為訴求, 但「藍地黃虎」圖案的國旗 ,仍流露出濃厚的傳統帝王思想。左圖:專賣局「虎骨酒」商標運用了民主國國旗中的老虎圖案。
1895年今日(5月25日;光緒 21 年五月初二),「台灣民主國」誕生。

1894年,日本啟釁的「甲午戰爭」爆發,清朝戰敗,1895年4月17日,兩國簽訂「馬關條約」,台灣在此條約被割讓與日本,消息傳至台灣,民眾莫不義憤填膺,自己血汗開拓的田園,竟被充當戰爭祭品,保家護土之責,使大家議組抗倭政府,紳民推舉台灣巡撫唐景崧為「台灣民主國」大總統,建號「永清」。

5月25日,眾以銀鐫「國璽」──「民主國之寶印」一方,置於四角香輿中,由16名秀才肩送,藍地黃虎「國旗」為前導,浩浩蕩蕩以鼓樂恭送到撫署,唐景崧身著朝服,兩跪六叩首,北面受任,復向闕九叩首,大哭成禮。亞洲第一個「民主國」於焉誕生,砲台升虎旗,放禮砲21響,各國駐台洋商兵艦,亦鳴砲慶賀。

割台之後,首先力主自立抗戰的是丘逢甲,而倡議民主政體的是副將陳秀同,陳秀同早年留法習海軍,曾任巴黎中國使館參贊,對於法國民主政體頗為心儀,「台灣民主國」這個「國體」就是他擬出來的。

「考公法讓地為紳士不允,其約遂廢,海邦有案有援。」那時,大家仍懸一線希望,期盼各國會以國際公法,從公論斷,然而並未獲得西方各國支持。

5月29日,日軍登陸鹽寮,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近衛師團,準備由北而南武力接收台灣。當時北台灣主要港口是滬尾(淡水),但因日軍無法掌握台灣民主國在淡水部署多少兵力,便在鹽寮登陸。6月1日起 三天內,日軍翻山越嶺取道雙溪,一路攻陷瑞芳、基隆。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送報伕的「配達」

光復初期《送報伕》書影,為1936年胡風的譯本。
1932年今日(5月19日),楊逵第一篇小說〈新聞配達夫〉在《台灣新民報》開始連載。

楊逵的〈送報伕〉由主持新民報文藝欄的「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經手發表,並建議本名楊貴的他使用「楊逵」之名,有人說:賴和「好像是送報伕的助產士」。但是連載至5月27日,郤遭查禁處分,未能刊畢全文,因此又有賴和「只是給接生了一半」的說法。

〈送報伕〉在台灣本島「接生」雖沒有成功,但並未夭折;二年後,在內地(日本)「落地」,於ナクカ社發行的1934年10月號《文學評論》,刊載全文,但是該雜誌禁止在台灣發售流通。

1936年,中國左翼作家胡風將日文的〈新聞配達夫〉翻譯成中文「送報伕」,揭載於上海的《世界知識》,以後又被收錄於《山靈──朝鮮台灣小說集》和魯迅主編的《世界弱小民族小說集》,但是這些書還是不能進入台灣銷售,所以「島內同胞應該都尚未看過」。然而,〈送報伕〉郤流傳於抗日時期的中國大陸及南洋等地。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鵝鑾鼻燈塔

右圖:1878年「全台前後山輿圖」中的鵝鑾鼻燈塔(紅圈),註記為「石塔鐙」。左圖:在台的日本知名畫家鹽月桃甫所繪的鵝鑾鼻燈塔地景風情,為1935年台灣總督府發行的始政40年紀念明信片之一。
1898年今日(5月10日),整修後的鵝鑾鼻燈塔啟用。

鵝鑾鼻燈塔的興建,肇因於1867年的「羅發號事件」,美國船隻「羅發號(ROVER)」在台灣南端七星岩觸礁沉沒,在附近登陸的生還人員為先住民所殺,引起外交糾紛,美艦遠征該地,但不敵善於利用地勢的先住民痛擊而撤退。

美軍受挫,郤不肯就此罷休,恫嚇將再調大軍報復。清廷見事態嚴重,乃嚴飭台灣鎮總兵劉明燈與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Le Gendre)商討善後事宜,以「實質的和平」解決此事件。「鵝鑾鼻燈塔」經由清廷海關客卿赫德(Robert Hart)籌建,亦即是「羅發號事件」的善後工作之一,旨在保護航行台灣南端附近船隻的安全。

1882年,鵝鑾鼻燈塔與周遭設施開始興建,翌年落成啟用,花費了二十萬兩(另一說為40萬兩),時稱「東洋第一」,當時西方人士通稱「南岬燈塔」;打狗(高雄舊名)燈塔亦同時興建。大約在1885年,鵝鑾鼻燈塔與島內各海關開始實施氣象觀測。

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

日本時代的台北市役所

1938年版《觀光 の台北》宣傳冊上的台北市役所,當時尚未完工,時值戰爭年代,外牆面磚在1939年決定施用國防保護色的褐色。
1941年今日(5月9日),新建的台北市役所市政大樓(今行政院)舉行落成典禮。

1920年,台北設市,當年地方行政制度變更,全台分設五州二廳,台北、台中、台南設市,市制於10月1日起實施,該日遂成為三市的市制實施紀念日,歷年都舉行相關活動。

台北市役所(市政府)的辦公廳,先是在台北州廳附近蓋木造平房,並改裝水道事務所,都是屬於暫時性的建物,又借用部分城北小學校(1922年改町制後此區為樺山町,遂更名為樺山小學校)校舍,市政集會活動時,借用小學講堂(禮堂)。

隨著台北市人口的增長,市政事務增加,數次增建,但仍不敷使用。市役所位置並非在當時台北市區的中心,低矮的軍營式木造平房,不敵盛夏暑熱,學童課間作息也易影響辦公效率,再加上日本國內城市許多都已興建壯觀的市役所,日人輿論不時批評低矮、侷促的台北市役所,猶如「島都之恥」,呼籲遷地興建氣派、體面的辦公大樓,以符合「島都」台北的門面。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日本時代的台北市公車

1938年台北市城內、城西的公車路線圖,紅色實線為市公車,紅色虛線為民營公車,黑色虛線為局營公車(總督府交通局經營之長程巴士)。
1930年今日(5月1日),台北市市營公車開業。

台北市區大眾交通系統計畫,最早在1900年代前期日人在新店溪上游開發水力發電時,即已倡建市內電車。

1905年,台灣第一座水力發電所──龜山發電所完工,之後又興建小粗坑第二發電所,1907年,日人資本家爭設台北電氣鐵道會社,但未獲許可。另一方面,鐵道淡水線亦有改為電鐵之議,因電力供應問題而未果。此後,隨著台北市區的發展,電車的鋪設與官營民營等問題隔幾年就浮上檯面,多年懸而未決。

公共汽車方面,1913年1月,日人高松豐次郎以兩輛福特汽車,開始經營台北市區到市郊圓山、士林、北投之間的公共汽車業務,是台灣交通史上的第一條汽車客運,市區到圓山要25錢,票價昂貴。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三井物產台北支店落成

1930年代台北市表町通(今館前路)明信片,三井物產台北支店的塔樓,和總督府博物館的中央圓頂,相映成趣(在一些明信片版本,三井物產支店的塔樓為綠色)。
1922年今日(4月30日),座落於台北表町的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台北支店舉行落成典禮。

三井物產是日本大財閥,在日本時代台灣投資開發樟腦、茶、糖、礦等農林資源,並掌控重要物產、物資之貿易,其在台商貿機構最早是於1897年1月在大稻埕港邊街(今民生西路底一帶)向大稻埕巨賈李春生租用曾是德國領事館的洋樓,設立出張所。同年10月,改設為支店,即「三井物產會社台北支店」。

1898年,支店遷至建昌後街(今西寧北路底一帶),不久即計畫在港邊街興建新的支店,於1899年9月完工,這幢花費3萬5千元的洋樓,非常氣派,時稱「輪奐宏壯,台北第一」。

1909年,三井改組,旗下分立三井物產株式會社、三井合名株式會社、株式會社三井銀行等事業,後來逐漸擴張眾多直系、旁系公司,其中,三井物產、三井合名是「三井王國」在台灣的主力部隊(1940年,又合併為「三井物產株式會社」)。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台北鐵道新店線通車

左圖:約1930年代全台漢人之大陸原鄉籍貫分布圖(局部),簡易標示了萬華-新店鐵路、從景美岔出連結十五份煤礦、深坑、石碇等輕便鐵道。地圖上以不同顏色表示原鄉,淺綠色代表安溪人,綠色為漳州人,淺黃綠色為同安人,深黃綠色為三邑(南安、惠安、晉江)人。右圖:1967年台北市全圖上已拆除的新店線鐵路舊跡(虛線),圖上這路段後來闢建了汀洲路。
1921年今日(4月17日),萬華至新店的鐵路舉行通車典禮。

台灣鐵道主幹線為官營,私設鐵道多在中南部糖廠所設的運蔗鐵路,從縱貫鐵路萬華車站往東南方向延伸到新店的鐵路,是由台北鐵道株式會社所經營。

台北到新店的現代化交通運輸,早在1896年日據之初,即有日人發起創立「台北鐵道會社」,擬建新店線和淡水線鐵路,新店線計畫從台北車站起至公館、景尾(景美舊名)、新店,藉以運輸文山堡地區的茶和煤礦。後因資金募集困難,於1899年被取消創立認可。淡水線後來改官營,於1901年通車。

1907年,當時包辦台灣各地最多營建業務的營建商「澤井組」承攬屈尺發電所(小粗坑水力發電所)工程,為便於運輸建材,興建從南門經古亭庄、公館街、景尾、新店到屈尺的輕便鐵道(又稱「軌道」,即手押台車),最初是該工程運輸專用。1908年10月開放一般客貨營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