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7年2月21日 星期二

甘為霖牧師與「保眼愛盲日」

甘為霖牧師(前排中)和台灣信徒合影。
1917年今日(2月21日),甘為霖牧師退休返英,結束在台奉獻40餘年的傳道事業。

甘為霖(Rev. William Campbell),1841年生於蘇格蘭,畢業於格拉斯哥大學,31歲那年(1871年)來台佈教,是英國長老教會派駐台灣的第二任宣教師。

1871年12月10日,甘為霖抵達打狗(高雄舊名),而加拿大長老教會第一任宣教師馬偕則是遲他20天到打狗;馬偕後來北上,以北部台灣做為其宣教區域,甘為霖則留在南部台灣教區,兩人各在南北傳佈福音。

甘為霖傳教初期,頻受本地人侵擾,幾乎喪命,但他忍辱不屈,負苦力行,而使得教務漸展,足跡遍布台灣各地。

在傳道行程中,甘為霖遇見很多以求乞或算命維生的盲人,同情心油然而生,盲人教育事業便成為他努力的方向之一。大約在1885年,他為盲人刊印淨凸板、點字版的書刊如《馬太福音傳》和基督教福音佈道小冊《廟祝問答》。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山口秀高與高木友枝紀念像

總督府醫學校第一、第二任校長紀念石像,左:山口秀高,右:高木友枝。
1921年今日(2月12日),台灣總督府醫學校(今台大醫學院前身)第一、第二任校長的紀念像揭幕。

台灣第一所醫學校──總督府醫學校創立於1899年,由台北病院院長山口秀高出任校長並兼任教授,山口秀高當時的企圖心是未來的醫學校「比得上日本國內高等醫學部的水準,最終的目的,是希望能升格為專門的大學。」

山口秀高(1866~1916),東京帝國大學畢業,曾在大學擔任眼科助手。1890年底被派往沖繩就任沖繩縣病院第六任院長,斯職是日本衛生開拓者長與專齋所推薦的。

山口的理想是在沖繩創設醫學校,他先以發行醫學雜誌的方式,加強醫學教育,「其追求理想之心與雄心壯志等特質,於此展露無遺。」然而山口的計畫,並未被沖繩當局採納,甚至認為他僅是一位幻想家,在理念不符下,二年半後,離職求去,創校之事,壯志未酬,這個夢想的繫念,最後是在台灣實現。

2017年1月26日 星期四

台灣日日新報社新築落成

 1907年台灣日日新報社本館和倉庫的建築平面圖與1908年當年完工後的外觀。
1908年今日(1月26日),「台灣日日新報社」新建的本館與東側倉庫舉行落成典禮。

《台灣日日新報》創刊於1898年5月1日,是由《台灣新報》(1896年創刊)、《台灣日報》(1897年創刊)合併而成,官方色彩濃厚的《台灣日日新報》,是日本時代規模最大、歷史最久的報紙。

創刊當時,報社位於西門外的新起街(大約為現今長沙街、貴陽街、昆明街、中華路之間的街區),當年11月遷到西門內的西門街(1922年台北市町名改正後為「榮町」)。

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登瀛書院‧淡水館

日本時代初期的淡水館外觀。
1898年今日(1月18日),「淡水館」開放為公共集會及娛樂場所,開啟了它做為日據初期「台北唯一的公會堂」的年代。

淡水館原為台北府城的「登瀛書院」,1880年,由台北知府陳星聚發起,合官民募資創建,最初設在府後街的「考棚」(大約在現今忠孝西路、中山南路、公園路之間的街廓)內,殆至1890年,知府雷其達秉奏劉銘傳,於西門內,再新築書院,其位置在現今長沙街、桃源街路口一帶。竣工後,前臨之街,稱「書院街」,從1900年代日文報章提到的「金碧之美,丹青之色,炫燿人目。」及「柱樑彫刻極巧」等敘述,可知其建物之華麗。

1887年,台灣第一所官設新式學校──西學堂創設於大稻埕六館街,1890年遷到台北城內,最初是設在登瀛書院內,新建的西學堂位在書院旁,於翌年完工。

日據之後,日人以城內為殖民統治中樞,西學堂舊址被旅團司令部所用,登瀛書院則於1895年12月18日改稱「淡水館」,並予以修築,為官員俱樂部。1898年1月18日,宣布開放,做為公會堂之用。

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

台北「港町文化講座」案

1925年1月11日的《台灣日日新報》以「不良青年」、「無賴漢」等蔑稱,報導1月8日發生在港町文化講座的「騷動」。
1925年今日(1月8日),日警在台北「港町文化講座」的夜間演講活動中,以違反治安警察法等罪名,拘捕洪朝宗、莊錫吉(莊永明父親)等五人。

此事緣於當年元月4日起連續數天,「台北青年有志」在港町文化講座舉行「陋風打破講演會」,每晚日本警察都到場臨監。第一天未見干涉,聽眾大呼過癮。5日晚間,白成枝上台,以「強盜榨取論」為題,講到一半,警方以有混淆視聽之嫌,下令解散,由於排定的節目尚有連溫卿、吳惜墨、胡柳生諸人,大家不願敗興而返,要求演講者不必理會警察無理干涉,繼續演講。

1月8日,又有七百餘人至港町文化講座聽講,洪朝宗因講詞有:「資本家最享奢華之生活,而不顧勞働者生死如何,一味凌虐勞働者,譬如總督府之房屋,如是壯觀,亦屬勞働者努力成之,現時勞働者之境遇若是,豈非由於分配之不公平乎?」臨監警察以言論過激,下令中止,並宣布解散,群眾大為不滿,不肯離去,拍手喧囂。

2016年12月31日 星期六

台北西本願寺本堂竣工

1928年西本願寺舉辦法會的情景,左後方為鐘樓,右後方為樹心會館;當年4月,本堂舉行地鎮式。
1931年今日(12月31日),真宗本派西本願寺(今西本願寺廣場)新建的本堂竣工。

日本佛教隨著日本殖民統治進入台灣,包括曹洞宗、日蓮宗、真宗本派、淨土宗、真言宗、真宗大谷派、臨濟宗等教派,於1895至1898年間,紛紛來台布教。其中,京都真宗本派本願寺(又稱西本願寺)於1895年即有從軍布教使來台,1896年,派遣開教使來台,在台北設立布教所,最初布教所設在北門外的至道宮(亦有文獻為魯班廟),稱「本願寺派台北布教所」,亦稱「台北西本願寺」。

後來西本願寺在新起街買地建寺,1900年興工,該年升格改稱「台北別院」(1929年改稱「台灣別院」),1901年竣工。但1905年公布的台北市區計畫中,西本願寺正當「城內」通往新起街的預定道路上,遂於1908年買下鄰接的土地,建築群逐步分年施工,主要的建物年代如下:

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台北測候所

日本時代的台北測候所外觀。
1897年今日(12月19日),台北測候所新建的廳舍竣工移轉,即現今公園路中央氣象局所在位址。

台灣氣象觀測源於清末主管海關總稅務司,也是創立中國郵政業務的英國人赫德所推動,然而未將氣象事業予以奠基。

日本據台第二年(1896年)3月31日,總督府公布測候所官制;7月12日,公布制訂台北、台中、台南、恆春、澎湖島等五個測候所。

海島台灣,風雲變化,日炙雨淋,與民生關係密切,而且國際的氣象情報互通,也是時代需求,所以日本人對在台發展的氣象事業,極為重視,於是創立測候所,充實觀測網。

台北測候所成立之初,係借用民政局的房子,新建的廳舍於1897年12月19日竣工、移轉,建物外觀被戲稱為「墨水壺」,因為距地面15公尺的「風力塔」,形似筆桿插在墨水壺上。